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白谷晶

人生自古多风流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古典诗歌对爱情的诠释  

2014-10-11 16:08:53|  分类: 文学艺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古典诗歌对爱情的诠释 - 白谷晶 - 白谷晶
 
          爱情,虽不是文学创作必要的主题,以爱情为主题的文学创作却往往最能感动人。自先秦时代,中华民族的先民们就创作了大量的文学精品,或讴歌青年男女对爱情的忠贞不移,或抒发青年男女对美好爱情的向往……总之,以爱情为主题的文学作品无疑是灿烂中华文化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,具有不可替代的位置。
  《诗经》,又称“诗三百”,中国最早的诗歌总集,收录了自西周初年到春秋中叶的诗歌305篇。泛黄的纸页,记录了先民生活的点点滴滴;朴实的语言,描绘了先民心中理想的爱情画卷。关关的雎鸠,见证了青年与少女的初次邂逅;淇水之畔的海誓山盟,早已湮没在尘土之中;那身着素衣、佩带美玉的少年,为什么迟迟不现?
  我远远地听见有一名年轻的女子在为爱呐喊:
  摽有梅,其实七兮。求我庶士,迨其吉兮。
  摽有梅,其实三兮。求我庶士,迨其今兮。
  摽有梅,顷筐塈之。求我庶士,迨其谓之
  崇尚礼制的时代,在女性的身心自由受到束缚的情况下,这样的呐喊可谓是空前绝后的。可是为了爱,抛开一切枷锁,挣开所有的桎梏,大声地呐喊一次又有何不可?
  我也看见,王公贵胄妻妾成群之时,有一名男子不忘初心,一如既往的爱着自己的爱人。虽则身处芳园,繁花锦簇,自己深爱的唯一支而已:
  出其东门,有女如云。
  虽则如云,匪我思存。
  缟衣綦巾,聊乐我员。
  出其闉闍,有女如荼。
  虽则如荼,匪我思且。
  缟衣茹藘,聊可与娱。
  愿得一人心,白首不相离
  高祖刘邦唯才是用,开创大汉王朝,至武帝时期,达到鼎盛。汉代文学,以赋为盛,史称汉赋。两汉时代,汉赋名家辈出,贾谊、张衡、班超、左思、司马相如等都有名篇传世。
  司马相如本一介布衣,出身贫寒,但自幼受名师指导,更寒窗苦读,可谓满腹经纶。一场意外,邂逅了名门出身的富家千金卓文君,一见钟情,再也忘不了,于是写下了中华五千年最受世人赞赏的情诗——《凤求凰》:
  有美人兮,见之不忘。一日不见兮,思之如狂。凤飞翩翩兮,四海求凰。无奈佳人兮,不在东墙。张弦代语兮,欲诉衷肠。何时见许兮,慰我彷徨。愿言配德兮,携手相将。不得不飞兮,使我沦亡。
  只需登上画舸时的一个回眸就足够了,卓文君心知眼前这个男人,尽管看上去衣衫破旧,绝非池中之物,有一天终会功成名就。况且,他那满腹的才学不就是自己一直以来所仰慕的吗?于是,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,卓文君和司马相如携手远走他乡。作为营生,夫妻俩开了个小酒坊,卓文君任掌柜,文人出身的司马相如打起了下手。卓文君深知当庐卖酒绝非长久之计,于是和司马相如返回故里,在卓府附近安了家。尽管当初卓文君离家出走,老父气得不行,可一看到闺女回来,气立马消了七分,不仅给些钱粮度日,还雇了丫鬟、老嬷嬷数人照顾卓文君一家。物质条件改善,司马相如决定进京谋个差事,也好施展平生所学。时值武帝刘彻上林苑狩猎,司马相如献上《上林赋》。武帝大喜,留京重用。
  再说卓文君自那日送走司马相如,已是数年之久,不见司马相如归来,此间皆是书信往来。这日,收到司马相如来信,信中却是司马相如将要纳妾的消息。尽管卓文君万分悲痛,但仍寄希望于司马相如,希望司马相如能够回心转意,于是提笔作一首《白头吟》:
  皑如山间雪,皎若云中月。
  闻君有两意,故来相决绝。
  今日斗酒会,明旦沟水头。
  蹀躞御沟止,沟水东西流。
  凄凄复凄凄,嫁娶不须啼。
  愿得一心人,白首不相离。
  竹杆何袅袅,鱼儿何簁簁。
  男儿重义气,何用钱刀为?
  司马相如看毕,涕泪俱下,先前与卓文君生活时的一幕幕眼前重现。自此,再不提纳妾之事。
  上邪
  什么样的誓言才算是山盟海誓?
  上邪,
  我欲与君相知,
  长命无绝衰,
  山无棱,
  江水为竭,
  冬雷阵阵,
  夏雨雪,
  天地合,
  乃敢与君绝。
  直到山塌地陷、江水枯竭、冬天雷声阵阵、六月天飘起漫天大雪、天与地合二为一的那一刻,我才会与你诀别!所有的承诺在这誓言面前都会变得黯然失色。
  郎骑竹马来,绕床弄青梅
  看过日本动画大师宫崎骏先生的电影《天空之城》后,不禁要想:希达和巴鲁之间的感情算不算爱情?天真烂漫的孩童时代,遇到一个甘愿用生命去守护的女孩,这样的男孩是幸运的。也许巴鲁只把希达当作朋友,单纯的朋友,他们的感情却远远高于爱情、友情之上。他们的感情纯洁无暇,没有功利的因素,仅仅是伸手可触、可望亦可及的爱,但这样就足够了。
  中国有“青梅竹马”的说法,语出李太白《长干行》:
  妾发初覆额,折花门前剧。
  郎骑竹马来,绕床弄青梅。
  同居长干里,两小无闲猜。
  十四为君妇,羞颜未尝开。
  低头向暗壁,千唤不一回。
  十五始展眉,愿同尘与灰。
  常存抱柱信,岂上望夫台。
  十六君远行,瞿塘滟滪堆。
  五月不可触,猿声天上哀。
  门前迟行迹,一一生绿苔。
  苔深不能扫,落叶秋风早。
  八月蝴蝶黄,双飞西园草。
  感此伤妾心,坐愁红颜老。
  早晚下三巴,预将书报家。
  相迎不道远,直至长风沙。
  在古代,男子成家之后,常常会远行,或投笔从戎,或为建立功名,或为游历锦绣山川。由此,边塞诗、闺怨诗、送别诗、思乡诗渐成诗歌创作之主流,岑参“马上相逢无纸笔,凭君传语保平安”、王昌龄“忽见陌头杨柳色,悔教夫婿觅封侯”、高适“莫愁前路无知己,天下谁人不识君”、刘皂“无端更渡桑干水,却望并州是故乡”……
  远去的人儿迟迟不归,独守空房的女子,登上高楼远望时期盼的目光,势必把那一池秋水都忘穿了……
  众里寻他千百度
  国学大师王国维有言:“古今大凡在学问上有大成就者,必经历三种境界:‘昨夜西风凋敝树,独上高楼,望尽天涯路’,此乃第一境;‘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憔悴’,此乃第二境;‘众里寻他千百度,暮然回首,那人却在、灯火阑珊处’,此乃第三境。”此三首此皆是宋词精品:
  晏殊《蝶恋花》
  槛菊愁烟兰泣露,罗幕轻寒,燕子双飞去。明月不谙离恨苦,斜光到晓穿朱户。
  昨夜西风凋碧树,独上高楼,望尽天涯路。欲寄彩笺兼尺素,山长水阔知何处。
  柳永《蝶恋花》
  伫倚危楼风细细。望极春愁,黯黯生天际。草色烟光残照里,无言谁会凭栏意。
  拟把疏狂图一醉。对酒当歌,强乐还无味。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憔悴。
  辛弃疾《青玉案》
  东风夜放花千树,更吹落、星如雨。宝马雕车香满路。凤箫声动,玉壶光转,一夜鱼龙舞。
  蛾儿雪柳黄金缕,笑语盈盈暗香去。众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,灯火阑珊处。
  这三首词,单从字面理解,分别是爱情的三个阶段,从殷切的盼望到深深的思念,再到于众人间寻觅,这是一个漫长而艰辛的过程。个中滋味,只有身处其间,方能真切体会。对词的理解再高深一点,就上升到追寻个人理想的高度,在此略去不提。
  问世间,情为何物,直教生死相许?
  词,又称诗余、长短句,古代诗歌体裁的一种,始于隋代的曲子词,唐、五代发展,盛于宋代,史称“宋词”。根据篇幅长短的不同,分为小令、中调、长调。填词不仅在中原文人中盛行,在异国番邦,也有许多著名的词人,请看金国诗人元好问《摸鱼儿.雁丘词》:
  问世间,情为何物,直教生死相许?天南地北双飞客,老翅几回寒暑。欢乐趣,离别苦,就中更有痴儿女。君应有语:渺万里层云,千山暮雪,只影向谁去?横汾路,寂寞当年箫鼓,荒烟依旧平楚。招魂楚些何嗟及,山鬼暗啼风雨。天也妒,未信与,莺儿燕子俱黄土。千秋万古,为留待骚人,狂歌痛饮,来访雁丘处。
  年仅十六岁的诗人元好问,在赴并州应试途中,听见一位射雁者说,天空中一对比翼双飞的大雁,其中一只被射杀之后,另一只大雁一头栽下来,殉情而死。元好问买下了这对大雁,将它们葬在汾水之滨,建了一个小小的坟墓,叫做“雁丘”,并写《雁丘词》一阕。鸿雁如此,况人哉?古代,迫于礼教束缚、父母之命、媒妁之言,有情人不能成眷属。生不能同床,死后尚可同穴。梁山伯与祝英台、刘兰芝与焦仲卿……举不胜举,有情如斯,可怜可叹。
  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、朝朝暮暮?
  彼此相爱的两个人,却又相隔千山万里,如何互诉衷肠?通讯不发达的古代,传统的书信往来太过漫长;鸿雁捎书、鱼传尺素毕竟是幻想出来的。难道就任凭时间、距离将这情慢慢淡化?一年一度的七夕又到了,喜鹊吵个不休。身处异乡的秦少游,此刻脸上也添了几许淡淡的愁:牛郎织女尚可一年一会,而我和她什么时候才能相会?
  秦观《鹊桥仙》
  纤云弄巧,飞星传恨,银汉迢迢暗度。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人间无数。
  柔情似水,佳期如梦,忍顾鹊桥归路。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、朝朝暮暮。
  总是离人泪
  为何离别总是在深秋?想张生和相府千金莺莺好不容易私定终身,还没来得及做一日恩爱夫妻,张生就要进京赶考,这是上天在捉弄这对苦命鸳鸯吗?戏台上,花旦一挽衣袖,唱起了《西厢记长亭送别》:
  碧云天,
  黄花地,
  西风紧,
  北雁南飞。
  晓来谁染霜林醉?
  总是离人泪。
  哒哒的马蹄声还未远去,这边莺莺早已哭成一个泪人……
  说著分携泪暗流
  纳兰容若生于官宦之家,自幼饱读圣贤之书,精于诗词歌赋,是清代少有的才子。加之被康熙皇帝任命为御前带刀侍卫,更是风光无限。娶得名媛卢氏为妻,夫妻恩爱,琴瑟和谐。起初,夫妻二人也幸福地生活了几年。天不怜见,妻子卢氏不幸亡故。纳兰容若自此郁郁寡欢,常常借酒浇愁。因悼念亡妻作《南乡子》一首:
  《南乡子》
  烟暖雨初收,落尽繁花小院幽。摘得一双红豆子,低头,说著分携泪暗流。
  人去似春休,酒曾将酹石尤。别自有人桃叶渡,扁舟,一种烟波各自愁。
  人世间最痛苦的事,莫过于所爱之人,先赴黄泉,留下自己孤苦伶仃,于夜深人静时念一句“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”,空对着昔人留下的妆奁。春末,小雨初歇,幽静小院里繁华落尽,摘得一双红豆,触景生情,不禁流下两行清泪。人的离去就像春天的消逝……
  中国诗歌文化源远流长,博大精深,关于才子佳人的凄美故事更是灿若星河,在一代代文人骚客的生花妙笔之下,得以流传不息。爱情,在诗、词、歌、赋中得以展现、升华、延续;而诗、词、歌、赋因为爱情的注入,内容得以充实。爱情,是人类情感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因此,歌颂爱情、赞美爱情成为文学创作的主流。文化生生不息,文学里的爱情将会更加炫丽多彩!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5)| 评论(2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