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白谷晶

人生自古多风流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白姐最美的时光  

2014-10-26 16:22:02|  分类: 文学艺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白姐最美的时光 - 白谷晶 - 白谷晶
 
        古人说,不读诗词,不足以知春秋历史;不读诗词,不足以品文化精萃;不读诗词,不足以感天地草木之灵;不读诗词,不足以见流彩华章之美。唐诗,潇洒飘逸,宋词,温婉清丽,元曲,华美感人。仿佛,我们的每一种心情,每一份思绪,都被这诗词歌赋所吟颂过。诗中自有英雄红颜,才子佳人,诗中自有家国天下,传奇轶事。那些过往曾经,都已消散,这些没有生命的文字,却穿越了时空岁月,把鲜活的故事流传了成百上千年。让后来人,透过这些美丽灵动的字句,领略出当年的一幕幕风云际会,乱世山河,把岁月神秘的雕琢成了永恒。让那些梧桐细雨的霖铃,深巷杏花的叫卖,稻花香里的蛙声,久久回荡。
   最初认识到诗,是李白的那首“床前明月光,疑是地上霜。举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。”很脍炙人口,通俗易懂的小诗,几乎每个孩童都会随口吟颂的。童年无知,只觉诗人,这一昂首一低头间,隐约周围的气氛都沉重了不少。长大了,方才知,昂首,是为了不让思乡之泪溢出,低头,只因思乡之情深重,无力抗拒。然而,爱上诗,却是因为杜牧的那句“二十四桥明月夜,玉人何处教吹箫”。青山隐隐,流水迢迢,江南草木犹青脆,花红仍未凋。皓月当空,轻柔的月光光辉撒下,二十四桥犹如笼罩轻纱般神秘,美人柔和温婉的萧声萦绕河畔,随风飘散。石桥下水流潺潺,河面上花船堆簇,管音丝乐声不断交响。扬州自古乃烟花之地,自然繁华万千,整条长巷灯火通明,彻夜不灭。惟有这二十四桥,像空落在河畔一般,在嘈杂喧闹的围绕中独自安然的宁静着。那些乱耳的丝竹之音,也丝毫影响不了那悠扬的萧声,美人沉迷在自己的世界里,举世喧嚣她独静,遗世而立。这一幅画面,从此成了我脑海中最美的月夜。这句诗,也成了我心中最安静的情怀。
   “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。等闲变却故人心,却道故人心易变。”只因这两句,便被深深的憾动。谁道只有音乐可以绕梁三日?三百年前,那个眉间总有一丝哀愁的男子,让文字也仿如天籁般,使人读后,便不可忘。人人争读《饮水词》,纳兰心事有谁知?“一生一代一双人”,“相思相望不相亲”,“薄情转是多情累”,“红笺向壁易模糊”,“当时只道是寻常”,“一往情深深几许”……他当得起“满清第一才子”的赞誉。我们始终不懂他的心,他是寂寞的,结发妻子不能与他一起白头偕老,红颜知己不能在他身边红袖添香。他满腹的心情,可向谁诉?可怜他悼亡之词不少,知己之恨尤深。那个繁华旧梦中,清冷孤傲的男子,倚窗望月,执卷而立,在豪门广厦里,思着山鸟泽鱼。一生都执著于情,最终在大好的年华里,寻爱而去。每读一次他,就心酸一阵,他以自然之眼观景,以自然之舌言情,自然最是情真毅切。纳兰如水,滋润心田,无声无息滑落脸庞。历来文人多情,注定不他们的敏感细腻,才留给了我们的无限温情旖旎。他们感慨于别人的故事,也悲伤着自己的经历。李益应该是爱过霍小玉的,“从此无心爱良夜,任他明月下西楼”,至少曾经爱过。一个女子的痴心,莫过于“妾拟将身嫁与,一生休,纵被无情弃,不能羞”,一个男子的痴情,也莫过于“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”。陆游的长情,如此的深爱,又何如,终也不过是一出孔雀东南飞的悲剧。几十载的世事变迁,光阴轮回,你放不下对她的爱又怎样?沈园一别终身过,他千金的爱恋,唐婉无法承受。
    那还是“少年不知愁滋味,爱上层楼,爱上层楼,为赋新词强说愁”的年纪。万分钦佩他“了却君王天下事,赢得生前身后名”的英雄气概,不料想,他也有“众里寻她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”的柔情万种。亦如那个豪迈不羁的东坡一样,他可以高歌:“大江东去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”,也有“相顾无言,惟有泪千行”的时候。才子佳人,红颜薄命,“自古佳人如名将,不许人间见白头”,悲哀莫过于此了。常言说,少年夫妻老来伴,突然的一天,那个陪伴了大半生的风风雨雨的人,就那么的丢下了你,空留下孤独漫长的下半生,你该如何度过?“重过阊门万事非,同来何事不同归?梧桐半死清霜后,头白鸳鸯失伴飞。”读来教人如何不流泪,肝肠寸断。本应是“何当共剪西窗烛,却话巴山夜雨时”的情景,如今只有他独自“空床卧听南窗雨”,暗暗垂泪,想着“谁复挑灯也补衣?”“寻寻觅觅,冷冷清清,凄凄惨惨戚戚”,从未想过,与易安的初识,竟是如此的哀婉冰凉。天真烂漫的年纪,她也曾有过沉醉溪亭日暮忘归路,误入藕花深处惊鸥鹭的美好时光。可天妒多情,好景难系,靖康之难打破了所有“赌书消得泼茶香”的平静美好。在经历了一系列的流亡逃难分别后,这个“人比黄花瘦”的女子,内心变得无比刚强。当所有的繁华都落尽时,她一笔笔的书写着过往的细水长流,也一步步的立在了宋词的巅峰。除了“杨柳岸,晓风残月”,还有谁人可比肩?
    对于李义山的诗,也是极为欣赏的,只是不知为何,他的诗多以“无题”自拟,这无题二字中究竟包含了他多少的难言之隐?那些说不出口的,是“直道相思了无益,未妨惆怅是清狂”,还是“春心莫共花争发,一寸相思一寸灰”?要有怎样的深情重义,才能有“春蚕到死丝方尽,蜡炬成灰泪始干”的执著不悔?张僧繇的笔可以画龙点睛,只可惜“世间无限丹青手,一片伤心画不成”。情不知所起,而一往情深,直让人死生相随。可以让英雄“冲冠一怒为红颜”,也可以让美人“感君一日恩,误妾百年身”。他们的悔与不悔,都无从可知,只是这千百年来,还是有无数的人前赴后继的飞蛾扑火。
    总以为李白是最潇洒的,“天子呼来不上朝,自称臣是酒中仙”。他是大唐盛世华章最美丽的传播者,他赞颂过杨贵妃的倾城美貌,“借问汉宫谁可拟,除非飞燕倚新妆”。他也感叹过人生茫茫,“君不见堂前明镜悲白发,朝如青丝暮成雪”。他雄心壮志满怀,一直都坚信“天生我材必有用”,却只是一个御用闲人罢了。他满腹才华横溢,却只能去描绘那些不痛不痒的奢迷富贵而已。他等着有一天,可以让自己一展抱负,为此他忍了一千多个日日夜夜。终于,他看明白了,长安虽好,却不是他的久留之地。于是,他“仰天大笑出门去”,从此,蜀中关外,平地山河,任他快意人生。“古来圣贤皆寂寞,惟有饮者留其名”,他以剑为伴,以酒为友,举杯邀月,洒脱畅意。在山花争开的时候,与好友“一杯一杯复一杯”的对酌。
    任何事情都有其相对的一面,有其光鲜亮丽的正面,就有其阴暗不堪的反面。正如,繁华背后的沧桑,盛世之下的疮痍。李白歌颂了一个王朝美好的一面,杜甫则揭露了那金玉其外,败絮其内的不堪。李白停杯举箸,看着那一桌值万钱的玉盘珍羞,还有那斗十千的金樽清酒,只能四顾茫然。杜甫直接便道出“朱门酒肉臭,路有冻死骨”的凄惨。他自己在“烽火连三月”的颠沛流离中,记录下了一个个无家可归,被迫分离的瞬间,凝成了一字一血的“三吏”“三别”。那一对儿子战死,年纪已大,还要被迫分离的老人家。昨夜还依稀可闻老妪的哭泣哀求声,天明却只能与伤心垂泪的老翁作别了。他们都已是行将就木的年纪了,还能有几度春秋可以虚度了,这番生离之后,世事无常还能允许他们的重逢吗?恐怕即便是九州归一,也早已是死别之期了。“安得广厦千万间,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”,杜甫想要庇佑的,又何止是那些失意的寒士,更是千千万万的布衣大众。
    诗有千姿百态,诚如花有千红百媚一般,乐天的诗,应该算是最易懂的了。他用清明如水的语言,诉说着最情真意切的感情。无论是“共看明月应垂泪,一夜乡心五处同”的思念,还是“瓶沉簪折知奈何,似妾今朝与君别”的心酸。他用“长恨”为题,为我们娓娓讲述了一个爱情故事。“在天愿作比翼鸟,在地愿为连理枝”,多么甜蜜的誓言,情到浓处,只愿生生世世作夫妻。可昨日誓言犹再耳,也抵不过“六军不发无奈何”的残酷,“君王掩面救不得”。最终是“上泉碧落下黄泉,两处茫茫皆不见”的悲剧。“同是天涯沦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”,不知他是在安慰那个“犹抱琵琶半遮面,千呼万唤始出来”的歌女,还是他自己?他的诗,浅显易懂,总是一针见血的刺痛人心,来不及准备。
    不知为何,总觉得王维这个名字,本身就带着几丝意韵,更衬他“画中有诗,诗中有画”的雅趣,“空山新雨后,天气晚来秋。明月松间照,清泉石上流。”寥寥数笔间,就是一副极其细致的山水画了。想着他应该是非常安静的,独自一人,静坐在幽篁里,弹着心爱的瑶琴,只有月光无言相伴。温柔的清辉笼罩在身上,他像谪仙般出尘不凡,飘逸安静,他沉寂在自己的世界里,我们沉迷在他的翰墨间。他的诗中,不仅仅有画,更有佛,随着世事的磨砺,他减了身上少年的轻狂意气,却多了一份智者的沉稳从容。“行到水穷处,坐看云起时”,每每读这一句,都仿佛置身山巅,看脚下云卷云舒,世间万物皆是过眼烟云,内心便会非常的平和,安享那份从容自在。
    人生在世,如水激三千里,不如意之事十之竟有八九,唯内心澄澈安然,方是桃花源。褪去了官场的浮华喧嚣,远离了尘世的纷扰争斗。在几载的艰难官场中,他意识到自己是“误入尘网中”的,最终下定决心归去,过起了”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“的生活。陶渊明是勇敢的,生逢乱世,有多少人有着和他一样的想法,却因为着种种原因,还在红尘中苦苦挣扎。惟有他,敢于去追求内心的那份宁静纯洁,“不汲汲于富贵,不戚戚于贫贱”,活在自己的桃源中。因为那片桃花,竟也从此爱上了菊花,如说傲骨,菲梅花莫属,“凌寒独自开”,可毕竟,梅花太过于的孤傲,注定了“无意苦争春,一任群芳妒”的处境,倒不如菊花,“花开不并百花丛,独立疏篱趣无穷”了。菊花清淡安然,不与百草争春,不与千红争香,却也是一身“此花开后更无花”的刚强。那是一种很低调的骄傲,看似淡然,却傲骨铮铮,“宁可枝头抱香死,何曾吹落北风中”。
    诗歌,诗歌,那些或喜悦或哀伤的诗词,经那些美人灵动温婉的嗓音唱出来,便更是别有一番滋味,那些诗词,也不仅仅再是入眼入耳,直接是入心了。耳边,《虞美人》的调子缓缓的律动,“问君能有几多愁,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”。他是南唐的皇帝,有什么事情能让他如此的犯愁呢?慢慢的了解他,对他的心疼便深一些,长恨此身生在帝王家,对于他来说,再合适不过了。他想要的只是“浪花有意千重雪,桃李无言一对春”的闲适随性,可无奈,肩上扛着的是南唐的江山百姓。曾经的富贵光阴里,他与心爱之人你侬我侬,花间旖旎,只是“林花谢了春红,太匆匆,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”。昔日至高无上的一国之君,转瞬就沦为了阶下囚,违命侯。当故国山河都不堪回首时,心中的凄凉可想而知,仅存的一丝温暖莫过于“梦里不知身是客,一时贪欢”的短暂瞬间了。国家不幸诗家幸,无人忍心去苛责他,他自有他的无可奈何。倘若,他只是一个文人书生,富家公子,以他的才华卓绝,谁人可堪比肩?那一杯毒酒,断送的不仅仅是一个人的生命,更是无尽的璀璨之花,从此无缘再开。
    女为悦己者容,那谁人堪是玄机的悦己者呢?李亿走了,温庭筠走了,鱼玄机如花的容颜只能对镜空自长叹。“易求无价宝,难得有情郎”,以她的才情容貌,求得千金万金何足挂齿。可那又如何,即使她,再温柔多情,依旧留不住温郎的心。李亿于她,或许是“自能窥宋玉,何必恨王昌”,可温庭筠呢,才子才女,更能惺惺相惜,可她的温郎还是伤了她的心,让她走上了一条不归路。温庭筠是她所盼望的有情郎,可是温庭筠的“玲珑骰子安红豆,入骨相思知不知?”却不是为她。张玉娘所求的“拟结百岁盟”,不料却“忽成一朝别”,但是她与她的李郎两情相悦,终是比那些求而不得的人要好。卓文君是幸运的,也是聪明的。“闻君有两意,故来相决绝”,她有她的傲气,也有她的深情。都到了与君长诀的时刻,仍不忘提醒司马相如要努力加餐饭,不用念及自己,却让昔日的恩爱情义一幕幕重新回荡在他眼前。卓文君是骄傲的,她要他全部的爱,既已“结发为夫妻”,就该“恩爱两不疑”。最后的最后,她用自己的聪慧才情,唤回了司马相如,双双守着“愿得一心人,白首不相离”最初的美好愿望,幸福终老。
    都说晏殊是太平宰相富贵词,他的词作,优美华丽,温婉高贵,佳作名篇更是多不胜数。大仲马说,小仲马是自己最满意的作品,那么晏小山也应该是晏殊最得意的作品了。相较于父亲的珠玉在前,小山的词更显质朴清丽,自然脱俗。有人认为他是青出于蓝,有人则认为不及前者,这些便就是仁智之见了。最爱他的那一句“从别后,盼相逢,几回魂梦与君同,今宵剩把银烛照,犹恐相逢是梦中。”东坡的一首《水调歌头》,写尽了中秋怀人,晏小山的这阙《鹧鸪天》则是写尽了久别重逢。大小晏的词作各有千秋,难分伯仲,平分秋色,同样的让人感动。晏殊的那句“满目山河空念远,落花风雨更伤春,不如怜取眼前人。”珍惜当下,把握幸福,小山是懂得的。
    诗中,自有“大漠孤烟直,长河落日圆”的壮美;自有“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”的气魄;自有“晨兴理荒秽,带月荷锄归”的闲适;自有“行到水穷处,坐看云起时”的淡然;自有“临行密密缝,意恐迟迟归”的牵挂;自有“思君令人老,岁月忽已晚”的思念。诗中,自有“桃花潭水深千尺,不及汪伦送我情”的深谊;自有“莫愁前路无知己,天下谁人不识君”的劝慰;自有“长恨人心不如水,等闲平地起波澜”的无奈;自有“似此良辰非昨夜,为谁风露立中宵”的惆怅;自有“春风得意马蹄疾,一日看尽长安花”的快意;自有“历览前贤国与家,成由勤俭败由奢”的告诫。
    诗词万卷中,爱恨情仇,缱绻缠绵,寥寥数笔间,太多的沧桑变迁,传奇故事,奇闻轶听。五千年的灿烂文明,辉煌瑰丽,数以万卷的文化典籍,浩如烟海,岂是一杆朱笔,可能言尽其万分之一的。一代代的风流才子,墨客骚人,都已经湮没在了时光的洪荒中,惟有那些狼毫宣纸随性涂抹的词句,毅然穿越了岁月,万水千山,铭入身心,永不溃散。那些千百年前的故事,都沉淀在纸上,而我的故事都在心底。感谢无数个花开花落的日子,感谢无数个感动我的每一个瞬间,无论是一个人,还是一个故事。三更有梦书当枕,梦里有花悄悄开。那些无数个低吟浅唱的黄昏日落,熏风午后,每一个瞬间,每一个故事,当然,我的笔写不下那些满满的感动,不过那些深藏心里的,都是心中的二十四桥明月,成了我最美的时光!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3)| 评论(1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